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9th Apr 2013 | 一般 | (5 Reads)
中國有句古話叫做"有心栽花花不開,無意插柳柳成蔭"。我比較欣賞這句話,因為它的確道出了一些常人看不清的道理。 可是有些人就會產生疑問,難道用心做事情的做不成,南轅北轍的反而能搞定?當然不是這個意思,這裡講的有心並不是說用心做事,而是說別有用心,不按照事情本身的發展規律做,所以花費很多力氣卻取得了完全相反的效果。 那麼是不是做所有的事情時都要擔心這種情況出現呢?當然也不是,在學校裡算算術題,1 + 1 = 2,很難算錯,因為事情本身太簡單,沒有多少變數。現實中的事情就困難多了,事業,婚姻,愛情,幾乎每件事都成為這句話的寫照。在這裡我不打算探討如何才能把事情辦好,因為那個話題太大,沒辦法三言兩語講清楚;只希望講一講如何才能不把事情辦糟,這是每個做事情載過跟頭,鬧過笑話的人都能講出些道理的。 我認為把事情辦糟的人主觀上犯的錯誤超過客觀條件的不足,而造成主觀上犯錯誤的根本原因有三個:虛榮心,嫉妒心和功利心,其實這三者是互相影響,此消彼漲的。一個人很愛虛榮,沒有那麼大的貢獻卻希望獲得那麼大的榮耀,自然會違背規律,使自己陷入矛盾境地;而別人的榮耀擺在他面前,無論是通過什麼方式獲取,他因為自己愛虛榮,就會非常嫉妒;在嫉妒的基礎上他希望改變現狀,快速超越別人的榮耀,自然會選擇最功利的手段……如果這樣的做法沒有帶來甜頭,他還可能反省自己的錯誤,而一旦嘗到甜頭,就可能一發不可收拾。 當然有人也會對這種推理持懷疑態度,難道上面的做法就一點不管用麼?很多投機分子都通過巧取豪奪的手段獲得了自己希望獲取的利益,這對他們來說已經是“功德圓滿”了,而批評他們的人則極可能是看別人撈了好處,心生嫉妒才出來詆毀他們。這個時候我們就要捫心自問,究竟是為了公義去批評別人,還是為了內心的嫉妒,如果是後者還是趁早作罷,因為虛榮,嫉妒,功利三者是環環相扣的,看似無關痛癢的一點嫉妒,都可能發展成不可自拔的投機主義。 然後我們再回過頭來分析這些投機主義者是否得到了真正的成功。拿愛情來舉例,如果一個男子非常愛虛榮,他可能會極力尋求一個大眾眼中天姿國色的女子,因為相貌是最容易被所有人看到的;而一旦找到這樣的女子,他可能又會不惜代價地去追求她,甚至使用欺騙的手段;而一旦得到了她的感情,則可能因為滿足了一時的虛榮心而對充滿責任的愛情失去興趣。此後他可能一直把虛榮的滿足當作愛情的真諦,從而對一切真實的愛情嗤之以鼻。在這場投機遊戲中,被欺騙的女子也不是無辜的,因為只有涉世未深,過分愛慕虛榮的女子才會用心投入這場遊戲。 圍城中有一句話,叫做“圍在城外的人想進去,城裡的人想出來,婚姻也罷,事業也罷,人生的願望大都如此”,這是不是在譏笑世人在沒有明確自己目的前就陷入了虛榮的輪迴呢? 當然,我並非想證明虛榮,嫉妒和功利像洪水猛獸一樣必須被消滅。事實上,虛榮心是榮譽感的極端表現,嫉妒心是上進心的極端表現,功利心是事業心的極端表現,與之相對的極端是不知廉恥,不求上進,消極避世。也許,傳統文化中的“中庸”思想正是在提示我們,做事不要走極端……

| 3rd Apr 2013 | 一般 | (4 Reads)
然想起一位老大哥多年前說過的一句話:多想每天回家,遠遠的,就能看見自家煙囪裡冒出的那一縷炊煙。當時,我年幼無知,並不十分理解這話的深層含義。 只是依稀記得,時而大哥會嘮叨一些家庭瑣事,例如嫂子很強勢什麼的。說白了,就是嫂子是個事業型的女人,不屑於做這些雞毛蒜皮的小事,那就都通通推給大哥好了。兩口子過日子嘛,圖的是一團和氣,是能找到家的溫暖,並不是要具體分工到什麼程度。 現在,想想,那話裡話外的,或許是兩個人被鍋碗瓢盆摔打得失去了溫存,找不到了幸福的感覺。 然而,時至今日,並未聽說他們什麼不好的消息。當然,他家的炊煙也一定裊裊地升騰了這麼多年。推算一下,這兩口子也都該退休了,孩子也都差不多找到了自己的位置。他倆也該好好的了,這麼大一把年紀了,還鬧騰什麼啊,這麼多年風風雨雨都過來了,幹嘛好日子就不能好好享受了呢? 飄搖的風雨人生裡,還有多少中年夫妻都在掙扎著,又有多少矛盾是過不去的砍呢?不過是享了幾天福,不知道幸福是啥滋味了!別鬧了,人們,我真想大聲疾呼:都好好的吧! 兩個人,一輩子,就像一對刺蝟。天冷的時候,要互相依偎著取暖,兩個人的微溫才能戰勝寒冷。然而,不要靠得太近,那樣遲早得被對方扎死。距離產生美是這個道理吧? 炊煙,多美的一幅水墨,是兩個人用心繪製的吧!如果有一天,我老了,老得只能在屋裡打轉轉,我願意為我愛的人親手做他喜歡吃的任何一樣東西。我會讓我家的炊煙每日繚繞在屋子的上空,讓他不論走到哪裡都會找到回家的路,都會遠遠的就會聞到那一縷飯菜的香!

| 14th Jul 2012 | 一般 | (5 Reads)
貓頭鷹夜行晝息,它借助於某種特殊的知覺來捕捉獵物,能「看見」獵物體表散發出來的熱量,也就是說,貓頭鷹的眼睛能夠捕捉到一種人眼看不見的紅外線,即熱線。

| 7th Jul 2012 | 一般 | (6 Reads)
然想起一位老大哥多年前說過的一句話:多想每天回家,遠遠的,就能看見自家煙囪裡冒出的那一縷炊煙。當時,我年幼無知,並不十分理解這話的深層含義。 只是依稀記得,時而大哥會嘮叨一些家庭瑣事,例如嫂子很強勢什麼的。說白了,就是嫂子是個事業型的女人,不屑於做這些雞毛蒜皮的小事,那就都通通推給大哥好了。兩口子過日子嘛,圖的是一團和氣,是能找到家的溫暖,並不是要具體分工到什麼程度。 現在,想想,那話裡話外的,或許是兩個人被鍋碗瓢盆摔打得失去了溫存,找不到了幸福的感覺。 然而,時至今日,並未聽說他們什麼不好的消息。當然,他家的炊煙也一定裊裊地升騰了這麼多年。推算一下,這兩口子也都該退休了,孩子也都差不多找到了自己的位置。他倆也該好好的了,這麼大一把年紀了,還鬧騰什麼啊,這麼多年風風雨雨都過來了,幹嘛好日子就不能好好享受了呢? 飄搖的風雨人生裡,還有多少中年夫妻都在掙扎著,又有多少矛盾是過不去的砍呢?不過是享了幾天福,不知道幸福是啥滋味了!別鬧了,人們,我真想大聲疾呼:都好好的吧! 兩個人,一輩子,就像一對刺蝟。天冷的時候,要互相依偎著取暖,兩個人的微溫才能戰勝寒冷。然而,不要靠得太近,那樣遲早得被對方扎死。距離產生美是這個道理吧? 炊煙,多美的一幅水墨,是兩個人用心繪製的吧!如果有一天,我老了,老得只能在屋裡打轉轉,我願意為我愛的人親手做他喜歡吃的任何一樣東西。我會讓我家的炊煙每日繚繞在屋子的上空,讓他不論走到哪裡都會找到回家的路,都會遠遠的就會聞到那一縷飯菜的香!

| 30th Jun 2012 | 一般 | (3 Reads)
很久沒有和你談心,很久沒有你的消息,你似乎,已經徹底從我的生命中消逝。 從朋友到知己,從知己到陌路,這段路到底走了多久?多少個寂寞的夜晚,空守著一屋的落寞,昏黃的燈映襯出來的只有我寂寞的臉。 終於是刪除了你網絡上所有的聯繫方式,卻在手機裡留下了你的號碼,我始終,捨不得刪掉那個號碼。再也,不能回頭去看曾經寫過的文字,再也不能聽你空間裡那傷心的歌曲,再也不能看見關於你的任何信息,我怕,自己又忍不住去找你。 原來,曾經親密無間的兩個人,會連路人都不如,原來,如此關心愛護的兩個人,會徹底地失去聯繫。一段不長不短的情路,走的坎坷,而路的盡頭,卻只剩我一人在獨自觀望。再也不能聯繫,再也不能再說些什麼,因為那些話已經說了無數遍,自己都會感到厭煩,所以最好的還是保持緘默吧。 心,已經不再痛,不再傷,卻總在無意中想到你,不想再回憶,但所有的一切總會在不經意中冒出來。也許是性格中有些相似的地方,始終是無法忘記你。從開始欣賞你,到後來迷戀你,一直到現在還是無法忘記你。有些人,你越想忘記,越是記得更清。 你在離我千里之外的另一個地方生活,你有你的快樂,我有我的悲傷。有些情只能放在心底,有些人永遠不能再見。幸福來過,只是幸福總是太短暫,有時候還不及去仔細體味,它就已經離去。 每個人都是孤獨的個體,學會堅強,學會勇敢,學會拿的起,就能放的下。感情,會濃,也會變淡。即使有千般不願,萬般不捨,也阻止不了它的離去。 刪掉一切,卻無法刪掉那最深的記憶。

| 23rd Jun 2012 | 一般 | (3 Reads)
最近為了自己的旅行在查找一些資料,發現我並不熟悉這個出生,度過大半青春的城市。記憶裡的梧桐樹,歐式建築,舊公寓改的小學校舍,頂樓空置的房間住著曾經想像中的鐘樓怪人,都是那麼遙遠陌生。那條狹窄小巷裡的洋房,那段走過記不清多少次的馬路,那條閉著眼睛都可以穿插的弄堂,那個短暫悶熱的夏天,知了的叫聲彷彿在昨天,一切卻又是那麼清晰。 時間在為生活而生活中逝去,我唯一難過的是其實好長一段時間並沒有懂得要怎麼生活,一轉身,時間的河流就帶走了許多痕跡,就像家門口已經不在了,小小通訊錄裡許多的名字和臉龐已經模糊,有些地方真的回不去了,有些人真的只可以留在記憶裡。 生命是翻過的頁章,不管昨日是悲是喜,每個人,每一處,陽光總是公平地照耀,得到的,失去的,在喧嘩中都會落幕。在午後寂靜的街角,曾經停下腳步的地方,曾經自以為是寂寞的回首。不是所有的夢都來得及實現,不是所有的話都來得及和想說的人說,只留下岸邊的我,坐擁不變的記憶。 茫茫人海中,每個人注定都是孤單的個體,除了自己沒有別人能做永遠的依靠。也許有瞭解,也許有誤會,每一個人的成長,都有太多的無奈,太多的不可預知,想讓時間來說明一切,但原來一切的殘缺都會隨風而逝。那些天真無憂的日子,笑著跑開了,穿過記憶的空曠,奔向一扇緊閉的門扉,門上寫著 —— 永不再來。 可以回去的是不斷翻滾的車輪下的面目全非。時間載走了歲月,載走了寧靜和匆忙的一切,世界仍然是一個等待我們微笑的樂園。 我想重新認識這個熟悉又陌生的城市,留下我延續的腳步,和熟悉又陌生的人一起,來共同經歷屬於我們的回憶。

| 16th Jun 2012 | 一般 | (3 Reads)
“要麼旅行,要麼讀書。身體和靈魂,必須有一個在路上。”當在手機新浪微博上讀到這句話時,我坐的車正穿行在蜿蜒起伏、綿亙逶迤的群山間。 因長時間坐車勞頓,同伴已沉沉睡去。車窗外,溫度很低,飄著細密的雨。窗玻璃上,掛滿了晶瑩的雨珠。伸出纖細的手,我試圖握住它們,觸到的卻是清冽的淚。 誰的眼淚在飛? 雨珠不停地滑過玻璃窗,向後游曳,彷彿趕赴一場華麗的盛宴,如此決絕。仿若流星劃破夜空,惟余一條淺淺的傷痕。 想起了一句話:你從天堂外門外走過,順手劃傷了我。 神秘的高原,旖旎的雪域風光,這樣輕輕的,不經意的駐進了心裡,觸動了心底最柔軟的地方。多麼想,把自己的身體和靈魂安放在此,不再回到喧囂的塵世。 這個假期,一直行走在西藏,沒觸摸過電腦,沒有登錄過一次博客,沒有寫過一篇文字。博客在八月安靜成一段空白。有時,真想不再更新博客,讓其就這樣永遠的空白了。 這樣的空白,這樣的簡單,或許,最好。 就這樣,安謐如水。彷彿消失了一樣。遠離網絡,遠離人群,遠離塵世的紛擾,獨自一人旅行在路上,默默享受著寧靜與孤獨。這,才是我想要的生活。 60升的探路者背包,鼓鼓囊囊塞滿了衣物洗漱用品、電筒、小刀、充電器、常用藥、紙巾、防曬護膚品、軟面抄、帽子、圍巾等,還有少量食物及一本書。每次出門,不論時間長短,我都會帶上一兩本書,有空就拿出來讀上幾頁。即便沒時間閱讀,只是帶在身邊,心裡也會覺得妥帖、溫暖。 真想就這樣一直行走,不停地行走,走到天盡頭,走到一個遙遠的沒有思念的地方,把所有的一切都放下,都忘卻。甚至,也忘了自己。 但是,於我,這是不可能的。 每次出門,最是牽掛的就要數母親了。09年暑假去青島、大連,10年去甘孜州藏區,今年去西藏、尼泊爾,母親每晚都守候在電視機前,關注我去的地方的天氣,等著我的電話。 記得09年,我想反正去的是繁華的城市,就好幾天沒給家裡打電話。那天傍晚,我獨自一人在華燈初上的陌生的青島街頭遊蕩,弟弟打來電話,焦急地問我在哪兒呢?怎麼也不給家裡打個電話!母親看新聞說莫拉克颱風來了,不知我的行蹤,擔心極了! 聽著聽著,面頰上不覺有濕潤的東西滑落。 每次旅行結束,回到高原小城,打開電腦,都會讀到朋友們在QQ和博客的留言紙條,這些認識或素昧平生的朋友,讓我心裡滿滿的感動。 不管走得多遠、多久,這些牽掛,這些溫暖,總讓我割捨不下。 在旅途中,即使長時間疲憊奔波,與外界隔絕,還是會常常想起一些人和一些事。這想,這念,看似很淡,如海拔5190米的那根拉埡口的氧氣般稀薄,但卻無處不在,一絲絲滲透、侵蝕著我。 雖然,在很多時候,我都是不言不語,極少聯繫,但並不代表疏離、淡忘。 這個八月,風吹著我單薄的衣裳,我背著重重的行囊,行走在茫茫雪域高原,邊走邊想念。

| 9th Jun 2012 | 一般 | (3 Reads)
又是一陣瑟瑟的風吹過玫瑰花飄落的深秋,天邊一抹斜陽紅得好像情人杯中地酒,我在熙熙攘攘想起你的溫柔 一顆孤獨的心卻找不到喝醉的借口,多年以前在熟悉的街頭我們成了陌生的朋友,緊緊相擁的靈魂就在剎那 [我是一個光和影的撲抓著 在美麗的東西在我眼裡都不過只是光的載體 直到遇見了她我才 知道原來一個笑容是可以那麼的生動 ] 間各奔東西 ,多年以後!我突然發現沒有淚水的時候一顆孤獨的心卻留下; 永遠的傷口!~怪我吧! 誰讓你為我已等了太久!回來吧!!!!誰讓你把一切全都帶走, 我傷了傷了心 我們的愛已經無法挽留,你在夢中告訴我,我的情也悠悠夢也悠悠!我傷了傷了心你放了放了手我們的愛腹水難收 我給上天磕一個頭如果還有來生我們絕不……分手 [分手吧] [怎麼不問我為什麼?] [我這樣的男孩根本沒有奢望過愛情謝謝你讓我快樂那麼多天] [從走出門就在沒回頭過從來就是一 個錯無謂的一個錯無謂的相愛]

| 6th Jun 2012 | 一般 | (5 Reads)
身處塵世,被功利、得失鞭趕著前行,奔波勞累之餘便想擁有這樣一個時刻----長長的鬆口氣,靜靜地獨處一會,給生命留一段空白。 留白是畫家的技藝,也是生命的藝術。花謝了可以再開,燕子去了可以再來,而生命屬於人生只有一次,一旦逝去即無法追回,所以在填充生命內容的同時,更要懂得珍惜生命。 當手術後的一縷陽光照到我的時候,從那一刻起,我開始懂得珍惜生命,善待自己的意義了。也就是從那一刻起,我開始為自己的生命留白,並用一顆詩性的心執著地在平淡的生活中尋求樂趣、創造樂趣。 很多時候盤旋在我腦海裡的是工作、掙錢、房子和孩子等,疲於奔命,忙於應付,當身體一跨被推進手術室的那一刻,我霍然發現,我已經喪失了生命中所有的樂趣。這時候,我的無奈、我的無助、我的痛苦乃至我的絕望瞬間湧上心頭,淚水不知不覺奪眶而出。 人世間,值得我們去獲取的東西很多,需要我們去奮鬥、去拚搏。然而生命不僅僅因為成功和輝煌而珍貴,生活中除了成功、財富和事業,還有親情、友情、愛情甚至生命。在奔波忙碌之餘,別忘了給自己留一份平靜的心境,給生命留一段空白。 給生命留白,不要讓憂愁和煩悶佔去太多的時間,疲乏了出去走走,讓大自然的美景平抑你內心的躁動,消除你胸中的不快: 我喜歡一個人坐在書桌前,擺個舒服的姿勢,捧一本書,可以是海德格爾的《存在與時間》,梁秋實的《雅捨小品》,也可以是余秋雨的《文化苦旅》,不為寫書著述,也不為閒談賣弄,就為這一份怡然自得的樂趣,為這淡淡的墨香,讀書本身就是目的。在書裡流連忘返、心領神會的自我無拘無束地陶醉才情裡。 心情不好時,我會開車打開音響,漫無目的地飛馳,讓靜靜地音樂帶我感受尋求另一種形式的樂趣。清貧、平淡並不拒絕樂趣,生活中真正的樂趣在於自己的發現和理解。 給生命留一段空白,淡然看待人生的得失、榮辱與失敗。心胸豁達些,一切不過是過眼煙雲,真正能永恆的是人的精神!笑看雲卷雲舒、靜觀花開花落,榮辱不驚,去留無意,不失信心,不失樂趣地介入自己的生命,創造自己的價值。 生命不易,不要讓自己在人生的恩恩怨怨中遭受傷害,也不要讓自己在短暫的人生中經受酸楚與苦悶的侵擾、浸泡。 給生命留一段空白,就是充實自己的生命。

| 29th Apr 2012 | 一般 | (3 Reads)
那天,閒著沒事,和老呂在網上一起測腦齡,結果我測了幾次都是30多歲,而網絡那邊的他說自己測的是57歲,我正得意時,他發過來一句話:“你是人老心不老啊”!哈哈,這傢伙,笑話我呢! 笑過後,我就想,難道我真是人老心不老嗎?人老了,我必須承認。 這一年多,我的頭髮由短髮長到長髮,又由長髮一點點剪成短髮,可是不管留什麼樣的髮型,無論如何都找不到昔日的感覺了,人真的老了,白髮叢生了,皺紋爬滿眼角了。 以前,我很喜歡穿紅色的衣服,而且家裡人也都說我穿紅色好看,可是現在我根本不敢看紅色,穿上紅色就覺得那是小孩子的衣服,趕緊脫掉,咱可不能裝嫩。黑灰、白色才是我穿著的主色調。 以前我的臉上什麼化妝品不用擦,看起來皮膚也是滋潤透明的,而現在呢,整天塗上好幾層高檔化妝品也難以掩蓋黃臉婆的形象。 於是我不能不開始放棄,再也不想刻意追求漂亮了,一切順氣自然! 還有,那天和老呂聊天時他問我吃什麼沙果,我說很久不吃這東西了,上學的時候很喜歡吃,那時候,家裡還有兩顆沙果樹,我會一連吃好幾個大沙果,也不會有事。那天聽他提起沙果,禁不住第二天去早市也想買幾個沙果,為的是回味一下那久違的味道,我買的沙果俗名叫“賊不偷”,樣子看起來極不好看,吃起來卻很甜,回來我一氣之下吃了好幾個,結果牙齒疼痛難忍,牙齦開始腫痛,更讓人難以忍受的是胃痛了一天一晚,我這才知道,歲月不僅僅是寫在我的臉上,它更寫在我的內裡啊!我不能不承認我真的老了!由外而內地在變老! 自己曾經是一個多麼浪漫溫情的女人,心裡總是懷著童話般的美好,不管世事如何變遷,曾經身受怎樣的打擊,也沒能改變我心中的那份夢想,因為有夢,所以我曾自覺年輕。可是現在呢!當我認識到自己不惜用生命來換取的東西,實際上它永遠都不會屬於我時,就毅然決然地驅走了我心中全部的美夢,我開始變得平淡,其實人人都可以平淡下來,只是原來你不想,而當我真正平淡下來,我的心就開始走向衰老,我非常瞭解我自己,我很溫柔,可我更加倔強!當我決定讓心衰老,這輩子就再也不會有什麼能讓我內心泛起波瀾的情感故事了。 一個人真正的衰老原來是從心開始!我承認我老了!不僅是人老,心更在老啊!只是我的記憶力還好,很多不值得記憶,早就應該淡忘的事情,在我這裡卻總是牢牢記著,似乎已經根深蒂固了。這大概就是我測腦齡測出那樣結果的原因吧!我決定再一次把那些記憶垃圾扔掉,讓靈魂更加澄澈,然後再讓自己慢慢老去,在這慢慢老去的過程裡,我願意自己成為一個簡單又幸福的女人!我能做到。 文章來源:寧財神:手中有劍心中無碼 |朱家雄的BLOG | Wicked Little Town |王軼瓊的BLOG | 素黑黑洞 |懶貓媽媽的貓窩 | 禧路的BLOG |My American Experience | 愛生活,愛小懶懶 |小汗的時光·夢與路 |

Next